来自 林业 2020-04-30 00: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发365手机版 > 林业 > 正文

市人大调研我市林下经济发展情况,桓仁山参

7月26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景玉同志带队,对我市林下经济发展情况进行调研。调研组一行先后到本溪县磨石峪村红松良种合作社、山城子村李宝库林下药材基地、上堡村王鑫红松种植专业合作社、佟盛国辽东林下经济综合示范基地进行实地调研。

——达贝沟村民花秀艳带领乡亲发展榛子产业纪事

林下山参获批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山参产品占全国市场近五成

李景玉指出,发展林下经济在推动全市乡村振兴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作用,近年来,各级政府和林业部门在加强森林资源保护的同时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形成了“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互为支撑和良性互动,实现了资源得保护、经济得发展、群众得实惠。

如今,家住高新区张其寨街道达贝沟村的花秀艳靠种植榛子过上了不愁吃喝的好日子,和十多年前紧紧巴巴的生活相比,有了太大的变化。而为她带来幸福生活的,是当初别人眼中只能用来砍柴的荒山。

“我这辈子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做好人参。不为成就自己,只为把人参产业做好做强。”在人参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近40年,年过半百的任勃宇对人参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用“热爱”两字能形容的了。

李景玉强调,下一步,各级林业部门要切实做好林下经济发展规划指导,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道路;做好政策引领,典型带动;研究制定林下参等各类林下种植业技术标准,保护生态、保持水土,促进林下产业良性发展。

多年以前,花秀艳和村里其他村民一样,种地、打工是主要经济来源,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一次,她看到山上产的平榛在城里供不应求,最多能卖到40多块钱一公斤,就想到把自己家用来砍柴的荒山全都种上榛子。

任勃宇是桓仁二棚甸子镇摇钱树村人,从七岁跟舅舅上山挖第一颗野山参开始,人参就在他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如今,人参事业早已融入他的生命,成为他的全部。

市人大农委委员及部分人大代表参加调研,市林业局邴忠友、周厚富,本溪县政府杜庆辉陪同调研。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山上的榛子常见,但种榛子树的人却几乎没有,更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但这并没有难倒花秀艳,没有经验,她就摸索着干。最终,花秀艳硬是靠自己与家人的勤劳和努力,在荒山种上了榛子,从此,走上了致富路。

上个世纪80年代,任勃宇开始搞林下经济,从食用菌、林蛙到林下山参,后来又到杭州做了20多年的人参销售,直到2015年,他回到家乡成立了辽宁参康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花秀艳刚开始种榛子的时候,许多村民不理解,“人要吃饭,就得种粮食才行,种其它的东西,卖不出去咋办?”花秀艳的致富路,在很多村民眼里却是一条“死路”。但现实很快就改变了大家的看法,花秀艳的榛子得到了市场的认同,有些原来抱有怀疑态度的人感叹,“榛子比粮食都挣钱!”于是,他们也跟着花秀艳一起种起了榛子。为了能与大家共同致富,花秀艳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让乡亲们少走弯路。

可以说,桓仁山参产业从小打小闹到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占据国内将近一半市场的整个崛起过程,任勃宇都亲身经历过。这其中有成功的欢笑,也有低谷时的徘徊。

种榛子的人越来越多,找花秀艳请教帮忙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方便组织和帮助大家学习种榛子技术,在街道和村里的帮助下,青山榛宝榛子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了,花秀艳作为负责人,带领大家在荒山种上“摇钱树”,帮助村民致富。如今,合作社已发展到了186户村民,覆盖张其寨街道全部六个村,种植面积达15000余亩,平均每个种植户增收5000元。合作社的“青山泉秀”品牌榛子,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在第三届中国铁岭榛子展销会上获得了优质产品奖,2016年,达贝沟村青山榛宝榛子种植农民合作社被评为首届示范合作社。

学种人参 18岁就成万元户

虽然现有的种植有了不错的收入,但花秀艳并没有满足,她又在不断引进新的种植品种,“老百姓爱吃啥,我们就种啥!”指着山上一片灌木,花秀艳告诉记者,这里种植的是坚果,“现在属于试种,等有了种植经验,找到了销路,我们就扩大种植规模。”而这都是她和合作社成员们一起考察的成果,对于花秀艳和她的乡亲们来说,为他们带来的财富不仅是荒山,还有勤劳和汗水。

任勃宇出生于1964年,家境贫寒的他从小就经常跟着父辈进山挖人参。16岁辍学后到林场干活,头脑灵活的他在18岁时就成了当地有名的万元户。

因为肯学、肯干、肯吃苦,19岁开始,任勃宇被乡里聘用,担任多种经营站站长。

桓仁地处长白山南麓余脉,3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峰峦叠嶂、江河纵横,形成了“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概貌,森林覆盖率达到77%,森林资源极为丰富。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担任站长以后,任勃宇心里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利用好家乡的资源,让乡亲们都富起来。

一开始,他将视线放到了菌类和林蛙养殖上。在他的带动下,摇钱树村村民开始种植食用菌、养殖林蛙,大伙儿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解决了温饱问题,任勃宇并没有就此满足,他又想到了种植林下山参,做出一个产业来。

上世纪80年代,桓仁的林下山参并没有形成产业。

桓仁林业局总工程师王思利告诉记者,当时县里有个参茸场,省里有个药材试验站在种人参。但这些并没有让人参真正在桓仁“热”起来。

王思利回忆,生产队解体后,有一户村民分了些人参籽,就尝试着都种到了林子里。当时的规模只有不到两亩地,谁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可过了四五年,村民发现种在林子里的人参长得还都挺好,这才开始认真管护起来。1991年,村民把收获的人参陆续卖掉,到1999年,总收成已经达到二三百万元。

从那以后,桓仁的林下山参种植业开始迅猛发展。

上世纪80年代末,任勃宇种人参的时候,行业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也没有大面积种植的成功先例可以学习。虽然在山里长大的他对野山参不陌生,但对生长习性却不熟悉。

本文由必发365手机版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市人大调研我市林下经济发展情况,桓仁山参

关键词: